高原网

重生五零年代嫁军官,原创“一起动”UTMB特辑|风光壮美TDS组别更难也更刺激

重生五零年代嫁军官
重生五零年代嫁军官

原标题:“一起动”UTMB特辑|风光壮美 TDS组别更难也更刺激

由搜狐跑步主办的“一起动”系列讲座如期举行,本期“一起动”邀请到了刚刚参加完2019UTMB环勃朗峰耐力赛的国内越野跑精英选手运艳桥、陈宬、李铁军和陈刚四位老师来做客,一起聊聊关于2019UTMB越野赛的话题。

与其他越野赛事相比,UTMB和其他赛事有怎样的不同之处?

陈宬:风景壮观独特

陈宬认为UTMB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风景很独特,雪山景色美丽壮观。一次比赛中可以经历四季的变化。作为越野跑界殿堂级的比赛,UTMB参赛选手都是水平非常高的精英运动员,关注度也非常高。

运艳桥:参赛门槛高,比赛氛围特别好

作为多次参加UTMB的选手,运艳桥向大家解释了UTMB的参赛门槛。UTMB一直都是积分制参赛,只不过近两年积分要求越来越高了。且在积分满足要求的情况下,还有进行抽签。目前越野跑在欧美亚太地区都越来越火热,导致中签率极低。为了解决这一问题,UTMB打算在世界各地举办分站赛,在分站赛完赛也能直通明年的UTMB。但同时这也导致明年UTMB参赛人数会更多,中签率也可能会更低。

但是UTMB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越野跑爱好者都会向往霞慕尼小镇的终点处。“那个环境,那种情景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包括比赛终点撞线的感觉,各个小镇给你加油的感觉,这些在其他地方是感受不到的。”小桥老师坦言,UTMB的参赛感受确实不同。

李铁军:当地的越野跑文化和氛围是最隆重的

李铁军则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回答了这个问题,在他看来,UTMB比赛的氛围是无与伦比的。包括起点的仪式感,观众的氛围,都很特别。因为参赛人数比较多,UTMB会给精英选手留给直通通道,虽然比赛在山地地区,但经济非常发达,比赛线路也非常成熟。

“道路上有很明显的路标,基本上不糊迷路。这几个因素汇聚到一起,让它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当地观众也非常懂得越野跑,无论是最后一名或是第一名,都是同样的待遇。由于观众非常热情,很容易跑崩。”李铁军开玩笑讲,观众的热情有利也有弊,过于热情的欢呼鼓劲,会让选手不自觉地加速,导致跑崩。

陈刚:赛事分组细致,UTMB就像当地重要的节日

“UTMB被全球的越野跑爱好者认为是殿堂级别的赛事,有几个方面可以体现,第一个赛事的硬件方面,首先它坐落于勃朗峰下霞慕尼小镇,7个组别从30公里到700公里等,所以说它得天独厚的硬件条件奠定了它针对全世界不同级别的跑者都有合适的组别。另一个软件,这个赛事是2003年开始举办,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不管是组委会还是当地观众,还是居民,都把UTMB作为一年之中重要的节日来对待。”陈刚还是从硬件和软件两方面,清楚并有条理地分析了UTMB为何是一场殿堂级别的赛事。

本次UTMB的参赛感受?

运艳桥:TDS组别难度增加不少,更难但也更刺激

运艳桥今年参加的是UTMB TDS组别的赛段,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二年出战TDS组别,今年他更是获得第六名刷新了国内选手该组别的历史最好成绩。今年报名前组委会的TDS组别将更改路线,从123公里爬升7000多米,变成145公里,爬升9100米。针对这一变化,运艳桥也是直言难度增加了很多。TDS是一个纯技术赛道,大爬升和大下降比赛较多,而且有很多危险的路段。

“当你爬到顶的时候,旁边就是悬崖,当你最累的时候,可能晚上你不一定能看到,但是白天你可以看到下面就是悬崖。爬到顶后,下来有两三段必须用绳,绳没了之后,下面全是大石头,就跟刚地震完之后的石头一样。如果是一不小心的滑下来是相当危险的。”运艳桥认为UTMB,CCC,OCC组很多路虽然难又有爬升,但是可以跑起来。TDS最难的一点就是直上直下,最难的坡度能达到接近60度。而且有两段是连续的爬升,最难的是50公里之后那一段连续1900米的爬升。运艳桥表示当时爬到1000米的时候就已经接近崩溃了,当你到顶了发现还有一个小坡,又要继续。

在节目中他还向大家讲述了去年参赛的一件趣事,去年参赛时运艳桥在公路赛段结束之后就都是土路,当时开始爬升的时候所有人齐刷刷地把登山杖拿出来,就开始往前冲。当时没有带登山杖的就只有他,还有另外一个意大利人。后来才知道登山杖对TDS这个组别的作用非常大,因为很多路段是跑不起来的,跑不起来大家都是快走。有个登山杖就能节省很多体力,有一些比较危险的下坡也是,可能精英选手下坡不需要登山杖,但是对大众来说,下坡的时候当你体能下降的时候。有时候下坡会出现腿抖,尤其是危险的地方,再加上有些恐惧,有个登山杖支撑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虽然TDS组别既难又危险重重,但小桥老师还是认为这样的组别更有意思,更刺激一些。

陈刚:CCC组中签率最低,路况接近国内赛事

陈刚今年是首次参加UTMB的比赛,他参加的是总长101公里,爬升6100米左右的CCC组别。在他看来UTMB七个组别中CCC是最接近于大众跑者的,也更接近与平时参加百公里的越野赛事。

“它不像UTMB距离那么长,也不像小桥老师参加的TDS技术赛段比较多, CCC这个组别给我最大的感受第一是它的整理路况更接近于国内的崇礼和大五朝台这些赛事的路况,草甸比较多一点,它的赛段爬升和下降都比较整,都是一座整山,上到头,下到底。”陈刚表示在CCC组别比赛中,每次爬升都能体会到体能的极限。最后回到霞慕尼前的三个山头都是连续三个900米左右的爬升,对选手的体能和心理上都是一个考验。

陈宬:升级到UTMB组别感觉不错,赛前做了爬升练习

陈宬去年参加的是CCC组别的比赛,今年升级到UTMB组别也是由于想要循序渐进。她去年参加过的CCC组别是UTMB的后半程的赛道,也就是从库马约尔往后到霞慕尼的部分。相对于TDS这个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赛道而言其实UTMB的赛道陈宬在去年已经跑完一半了。而TDS对她来说则是全新的,加长了距离加大了爬升也提高了难度,所以陈宬认为先参加UTMB更合适。

对陈宬来说,这次也只是她第二次参加168公里的比赛,第一次是崇礼168。她表示所有的训练包括准备都是探索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但是通过之前跑百公里和168的经验,睡眠是她比较大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UTMB连续的爬升和连续的下降很大,确实对人是体能和精神上的双重考验。为了备战UTMB,今年的训练当中她增加了训练的时长,也专门安排了爬升的练习。在补给方面,也更深入的研究了补给的成分和效果,从而保障肠胃不会出问题。

李铁军:参赛心态比较平和,但在比赛中出现了抽筋的意外

为什么万博+app有保障作为多次参赛的老手,李铁军参赛的心态已经从初次的紧张变成了顺其自然。但是今年比赛中出现了意外,只要是喝水腿部就会抽筋。“以前是从来没有遇到,遇到这种现象可能就是第一次跑百公里的时候,所以说就很奇怪。当时打乱了计划,但是也比之前的话要快很多。早晨大概是快七点的时候就到了库马约尔,然后到尚佩的时候,然后抽筋持续了整个一晚上,然后白天到尚佩大概是下午5点,尚佩之后,基本上就是乳酸堆积太多了,后面基本上全是走下来的。”对于抽筋的情况,李铁军也很意外,当时尝试各种办法都不管用,无论是喝可乐、吃盐丸还是电解质,都会抽筋,实在撑不住了只能自己按摩一下,直到天亮才有了一些缓解。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跑步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搜索公众号 sohurunning 了解更多跑步资讯。

相关推荐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