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网

有多少人和自己儿子做过,原创一起动沙龙|UTMB比赛氛围极好国内越野水平在不断提高

有多少人和自己儿子做过
有多少人和自己儿子做过

原标题:一起动沙龙|UTMB比赛氛围极好 国内越野水平在不断提高

由搜狐跑步主办的“一起动”系列讲座如期举行,本期“一起动”邀请到了刚刚参加完2019UTMB环勃朗峰耐力赛的国内越野跑精英选手运艳桥、陈宬、李铁军和陈刚四位老师来做客,一起聊聊关于2019UTMB越野赛的话题。

与其他越野赛事相比,UTMB和其他赛事有怎样的不同之处?

陈宬:风景壮观独特

陈宬认为UTMB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风景很独特,雪山景色美丽壮观。一次比赛中可以经历四季的变化。作为越野跑界殿堂级的比赛,UTMB参赛选手都是水平非常高的精英运动员,关注度也非常高。

运艳桥:参赛门槛高,比赛氛围特别好

作为多次参加UTMB的选手,运艳桥向大家解释了UTMB的参赛门槛。UTMB一直都是积分制参赛,只不过近两年积分要求越来越高了。且在积分满足要求的情况下,还有进行抽签。目前越野跑在欧美亚太地区都越来越火热,导致中签率极低。为了解决这一问题,UTMB打算在世界各地举办分站赛,在分站赛完赛也能直通明年的UTMB。但同时这也导致明年UTMB参赛人数会更多,中签率也可能会更低。

但是UTMB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越野跑爱好者都会向往霞慕尼小镇的终点处。“那个环境,那种情景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包括比赛终点撞线的感觉,各个小镇给你加油的感觉,这些在其他地方是感受不到的。”小桥老师坦言,UTMB的参赛感受确实不同。

李铁军:当地的越野跑文化和氛围是最隆重的

李铁军则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回答了这个问题,在他看来,UTMB比赛的氛围是无与伦比的。包括起点的仪式感,观众的氛围,都很特别。因为参赛人数比较多,UTMB会给精英选手留给直通通道,虽然比赛在山地地区,但经济非常发达,比赛线路也非常成熟。

“道路上有很明显的路标,基本上不糊迷路。这几个因素汇聚到一起,让它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当地观众也非常懂得越野跑,无论是最后一名或是第一名,都是同样的待遇。由于观众非常热情,很容易跑崩。”李铁军开玩笑讲,观众的热情有利也有弊,过于热情的欢呼鼓劲,会让选手不自觉地加速,导致跑崩。

陈刚:赛事分组细致,UTMB就像当地重要的节日

“UTMB被全球的越野跑爱好者认为是殿堂级别的赛事,有几个方面可以体现,第一个赛事的硬件方面,首先它坐落于勃朗峰下霞慕尼小镇,7个组别从30公里到700公里等,所以说它得天独厚的硬件条件奠定了它针对全世界不同级别的跑者都有合适的组别。另一个软件,这个赛事是2003年开始举办,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不管是组委会还是当地观众,还是居民,都把UTMB作为一年之中重要的节日来对待。”陈刚还是从硬件和软件两方面,清楚并有条理地分析了UTMB为何是一场殿堂级别的赛事。

本次UTMB的参赛感受?

运艳桥:TDS组别难度增加不少,更难但也更刺激

运艳桥今年参加的是UTMB TDS组别的赛段,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二年出战TDS组别,今年他更是获得第六名刷新了国内选手该组别的历史最好成绩。今年报名前组委会的TDS组别将更改路线,从123公里爬升7000多米,变成145公里,爬升9100米。针对这一变化,运艳桥也是直言难度增加了很多。TDS是一个纯技术赛道,大爬升和大下降比赛较多,而且有很多危险的路段。

“当你爬到顶的时候,旁边就是悬崖,当你最累的时候,可能晚上你不一定能看到,但是白天你可以看到下面就是悬崖。爬到顶后,下来有两三段必须用绳,绳没了之后,下面全是大石头,就跟刚地震完之后的石头一样。如果是一不小心的滑下来是相当危险的。”运艳桥认为UTMB,CCC,OCC组很多路虽然难又有爬升,但是可以跑起来。TDS最难的一点就是直上直下,最难的坡度能达到接近60度。而且有两段是连续的爬升,最难的是50公里之后那一段连续1900米的爬升。运艳桥表示当时爬到1000米的时候就已经接近崩溃了,当你到顶了发现还有一个小坡,又要继续。

在节目中他还向大家讲述了去年参赛的一件趣事,去年参赛时运艳桥在公路赛段结束之后就都是土路,当时开始爬升的时候所有人齐刷刷地把登山杖拿出来,就开始往前冲。当时没有带登山杖的就只有他,还有另外一个意大利人。后来才知道登山杖对TDS这个组别的作用非常大,因为很多路段是跑不起来的,跑不起来大家都是快走。有个登山杖就能节省很多体力,有一些比较危险的下坡也是,可能精英选手下坡不需要登山杖,但是对大众来说,下坡的时候当你体能下降的时候。有时候下坡会出现腿抖,尤其是危险的地方,再加上有些恐惧,有个登山杖支撑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虽然TDS组别既难又危险重重,但小桥老师还是认为这样的组别更有意思,更刺激一些。

陈刚:CCC组中签率最低,路况接近国内赛事

陈刚今年是首次参加UTMB的比赛,他参加的是总长101公里,爬升6100米左右的CCC组别。在他看来UTMB七个组别中CCC是最接近于大众跑者的,也更接近与平时参加百公里的越野赛事。

“它不像UTMB距离那么长,也不像小桥老师参加的TDS技术赛段比较多, CCC这个组别给我最大的感受第一是它的整理路况更接近于国内的崇礼和大五朝台这些赛事的路况,草甸比较多一点,它的赛段爬升和下降都比较整,都是一座整山,上到头,下到底。”陈刚表示在CCC组别比赛中,每次爬升都能体会到体能的极限。最后回到霞慕尼前的三个山头都是连续三个900米左右的爬升,对选手的体能和心理上都是一个考验。

陈宬:升级到UTMB组别感觉不错,赛前做了爬升练习

陈宬去年参加的是CCC组别的比赛,今年升级到UTMB组别也是由于想要循序渐进。她去年参加过的CCC组别是UTMB的后半程的赛道,也就是从库马约尔往后到霞慕尼的部分。相对于TDS这个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赛道而言其实UTMB的赛道陈宬在去年已经跑完一半了。而TDS对她来说则是全新的,加长了距离加大了爬升也提高了难度,所以陈宬认为先参加UTMB更合适。

对陈宬来说,这次也只是她第二次参加168公里的比赛,第一次是崇礼168。她表示所有的训练包括准备都是探索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但是通过之前跑百公里和168的经验,睡眠是她比较大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UTMB连续的爬升和连续的下降很大,确实对人是体能和精神上的双重考验。为了备战UTMB,今年的训练当中她增加了训练的时长,也专门安排了爬升的练习。在补给方面,也更深入的研究了补给的成分和效果,从而保障肠胃不会出问题。

李铁军:参赛心态比较平和,但在比赛中出现了抽筋的意外

作为多次参赛的老手,李铁军参赛的心态已经从初次的紧张变成了顺其自然。但是今年比赛中出现了意外,只要是喝水腿部就会抽筋。“以前是从来没有遇到,遇到这种现象可能就是第一次跑百公里的时候,所以说就很奇怪。当时打乱了计划,但是也比之前的话要快很多。早晨大概是快七点的时候就到了库马约尔,然后到尚佩的时候,然后抽筋持续了整个一晚上,然后白天到尚佩大概是下午5点,尚佩之后,基本上就是乳酸堆积太多了,后面基本上全是走下来的。”对于抽筋的情况,李铁军也很意外,当时尝试各种办法都不管用,无论是喝可乐、吃盐丸还是电解质,都会抽筋,实在撑不住了只能自己按摩一下,直到天亮才有了一些缓解。

UTMB这场起点于欧洲屋脊勃朗峰脚下的霞慕尼小镇的比赛是每年越野界最华美的乐章,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最难忘的瞬间呢?

运艳桥:七旬老人仍享受参赛,当地学校会放假让学生来加油

谈到这个问题,运艳桥讲起了2013年的一个难忘的瞬间。那年他因受伤退赛,但是仍在终点观看了比赛。其中有一幕让他印象十分深刻,马上要关门的时候,拱门前出现了一位老爷爷,应该有70多岁将近80了。虽然他走路已经走不直了,但还是歪着身子往前走,手里还拿着一罐啤酒,特别开心特别享受那种感觉。到终点之后起开啤酒,喝着高高兴兴地走过终点,现场所有人都给他鼓掌。

“我觉得那一刻就感动了我,我要是能跑到这个年纪,然后我也会买一杯啤酒,然后最后跑到终点开启庆祝。我就这种感觉,他是来享受的!我不认为我老了,我还可以挑战我自己,我还可以享受比赛。”运艳桥觉得虽然老者现在走路已经有点蹒跚了,但是他的行动告诉所有人,每个人都可以完成。

“身边有很多人我就告诉他们,我说你为什么不跑步?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跑什么步。我就跟他讲这些。我觉得这就是大家应该学习的榜样。虽然说咱们不能跟他们比,但是你作为一个健身者,一个跑步爱好者,你可以尝试跑个半程马拉松,你可以尝试去享受一个全马,我觉得这都不是问题。你不是说每一个人都去挑战一百公里,挑战168公里,但是马拉松所有人应该都可以的。”

在运艳桥看来,长距离越野赛,本就没有什么年龄限制。前几年还有一位年过六旬的推土机司机,连续两年拿了UTMB组的冠军。这些年纪大的跑者,他们用表现展示给大家说年龄不是问题。UTMB所有组别都会分年龄年龄段,今年TDS成绩前十的都是40岁左右,甚至是40岁以上的占比例比较大,包括今年CCC组的冠军也都42岁了。

除此以外,当地越野跑的文化和氛围也让运艳桥十分难忘。他说比赛中经过每个小镇,不管是晚上还多晚,都有观众给你加油,哪怕下雨都有观众在赛道上给加油,而且他们还不打伞。“然后我12年跑UTMB的时候,就经过好多小镇,我一看凌晨三点了,我这人不睡觉,而且还有小孩。特有意思的一个点,UTMB期间有一两天这孩子所有孩子放假的。就给你放假在家给运动员加油。给赛道上经过的运动加油。”2011年运艳桥参赛时,当时还没有要求说路上不能接受私补。那时候当地的一些居民都会摆个桌子在他们家门口,然后摆各种水果,各种吃的喝的。在和观众互动和小朋友击掌的同时,运艳桥也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在他看来,当地每年都会把这个比赛看作和我们中国人过年一样,而这种感觉在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

李铁军:比赛包容性特别强,感受到运动的正能量

在今年UTMB开场白中,一段话说的特别好,就无论你是什么工作,来自于哪个国家和地区,你是做什么的,但是我们在这个起点上都是平等的。它也是不分年龄,不分性别是不分职业不管高低贵贱,大家都是在这里面听到的。李铁军认为这种包容性是非常难得的。当地的小朋友也会成群结队在路边,在选手耳边去喊加油,会让选手感受到运动带给人的正能量。

陈刚:体育这项爱好根植于霞慕尼小镇每个人的骨髓里

给陈刚印象最深的还是霞慕尼小镇的整体氛围,它的景色在世界各地那么多名流大川中,不一定是最美的,也不一定是所有越野比赛里最难的。但是霞慕尼这个小镇的体育的整个的一个氛围,陈刚觉得在世界上应该是数一数二的。

当他到达霞慕尼这个小镇的时候发现特别有趣的一个现象,在陈刚的印象中欧美人胖子比较多,但是在霞慕尼小镇逛两天以后,他发现小镇上几乎就没有体态特别胖的居民。所以说这个小镇不仅是跑步,它还有骑行,攀岩,滑翔伞,漂流,冬天的滑雪各个项目。体育这项爱好根植于霞慕尼小镇每个人的骨髓里,所带动了在UTMB比赛中那么多小镇的居民,跑步爱好者或者体育爱好者欢聚在这里。

陈宬:国外户外运动是从小就培养的

UTMB比赛里面有YCC组别,也是按照年龄分不同的距离,不同的难度。当陈宬看到YCC的组别的孩子们参加比赛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的跑姿体态,以及脸上的那种丝毫不逊成人的那种认真对待比赛的表情,让她觉得是国内可还达不到的程度,可以看出来国外的户外运动是从小就培养的!

而陈宬在参赛时也发现,有一个妈妈带着以为婴儿在骑山地车。当时那段路况是一个8英里的下坡,是比较陡的土路,也是比较危险的。从这种细节就可以看出,他们从小就会给孩子培养户外运动的生活方式,把比赛当作和自然去相处的方式。可能我们现在更多的还是当作比赛,更关注成绩。在陈宬看来,这是以后应该慢慢改变的地方。

近年来国内选手不断站上国际舞台,水平也越来越高,这是否和在国外参赛越来越多有关系呢?

运艳桥:优秀运动员有了更多表现的机会

在运艳桥看来,无论是祁敏姚妙还是骆滔和贾俄仁加。这些优秀越野跑运动员的出现是有原因的。他们本身速度就很快,如今比赛越来越多,国内越野跑发展规模也越来越大,他们有了更多的机会来表现,从而脱颖而出。民间也可能还有更多这样的选手,只要给他们一个参赛机会,就会有更多的表现。

“所以前几年为什么没有太多中国人站上国际舞台的领奖台,是因为他们当时比赛还少,他们只是接触国内的一些越野赛,没有去参与到国外的这种比赛中。”在运艳桥看来,国内的顶尖选手哪怕在国际舞台上也已经可以说水平很高了。

而谈到越野11年来,越野跑最大的变化时。运艳桥说现在出去比赛,很多人都不认识,都是陌生的面孔。不在几年之前,去哪参赛都是那几个熟悉的脸。这就说明越野跑的人数越来越多了。

在他看来,越野跑只要入门以后,比马拉松更有魅力,也更吸引人。2014年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2014年之后马拉松放开审核,越野跑同样也放开审核。赛事组织者越来越多,虽然说仍有有各种问题存在,但是大体看来这从根本上还是好事,给更多参赛者的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如何看待国内越野跑现在的发展水平?

李铁军:国内对越野跑的理解还需要过程

李铁军认为,目前国内对越野跑的理解和欧美还是不同,最根本在于他们当做一种休闲运动。以霞慕尼小镇为例,当地会修建很多设施供儿童攀岩、滑车、绳索滑降等。

“大家是各玩各的,非常小众,那么天然地融入到自然里面。实际上它是一种休闲的生活方式,接近自然的这种一种方式。那么国内确实这几年跑马拉松的人数是非常多,随着的增多的话,好多人可能就转到越野,”李铁军认为随着第一批跑步的人开始办赛事公司,政策开放之后,赛事越来越多。像今年几乎每个省市每个名山大川都有比赛,确实是发展得非常快。

但是他感觉国内比赛还是比较重的。“在欧洲你会发现就是说UTMB最大的一个特点,他的朋友家人,比如全家人带着孩子去参加这个比赛,比如说他两口子都参加比赛,还有一个人去参加比赛,然后另一个人就可以去做私补。他们就非常专业,对这个运动也非常了解。”而国内目前普及度还达不到这样,大众还是会有很多不理解,在李铁军看来向下的深度理解,还需要一个过程。

陈刚:2014年后国内跑步发展进入井喷时期

为什么万博+app有保障2014年开始,随着马拉松比赛在国内的井喷,跑马拉松的很多的朋友慢慢再转向越野跑和铁三。这两项运动在这一两年在国内发展也是非常迅猛的。在陈刚看来,发展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个都说欧美在这方面发展的比较好,但客观条件是随着经济基础的不断发展,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丰富,对身体的健康,对休闲娱乐有一定的客观需求。比如几十年前当我们还忙于奔波生活的时候,不可能再想着说去跑一百公里越野。陈刚认为现在跑步的氛围是越来越好了,随着这两年国内人民生活的一个发展,对体育运动有一个客观的需求。2014年体育总局把马拉松从审核制变为注册制,各路的资本也好,社会团体也好都进入到马拉松团体里来。所以说随着赛事的增多,客观的对这种比赛有一种客观的需求,所以说造就了目前从14年到现在这一个整个的一个井喷的现象。

运艳桥:短短时间发展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

运艳桥认为国内越野这两年发展的挺快的,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国内越野的历史没有欧美那么悠久,国外赛事起源很早,越野跑文化和理解水平比较高也是一个正常现象。

“在国外,你要去看赛道,他会问你,你今天决定你参加哪个组,他就跟你聊.不像在国内你去训练,看你背个水袋包。会说这是骑行的,包有氧气。”运艳桥觉得这个也很正常,越野跑文化在中国影响还是时间比较短,其实从09年开始到现在,短短几年内,现在国内大大小小的越野赛已经特别多了,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接下来就是一些,比如说把一些文化融入到越野赛当中,比如说做一些适合这种初级入门级的这种比赛,这种短距离的,因为越野赛在前两年我觉得发展有点这种。直线式上升,大家都在追求难度。其实你看UTMB难度也挺大,但是人家难度虽然大,但是人是真正能跑起来的.但国内有一些比赛确实难度够大,大到男选手都快吓哭了,也有很大的危险性。”运艳桥认为目前国内一些赛事不能过分追求难度,越野跑不是越野徒步,难度可以增加,但是你要让跑者是能跑起来。所谓的特别“野”的路线,要尽可能避免。第一不利越野跑的可持续发展。第二,危险性太大。

在他看来,越野跑应该是循序渐进,比如说30公里,50公里,70公里,100公里。“其实国外越跑本来就没有百公里这一说法,他们一般是比赛是多少公里就多少。”运艳桥觉得这一点也可以向国外借鉴一下,国内赛事不一定非要凑个整数,多一些组别,这样参与度更高一些。让一些入门的参与进来,这样才有利于越野跑的发展。

目前国内越野跑发展还存在什么问题?

李铁军:基础设施应像欧洲学习,保留自然模样

李铁军则是讲述了自己在欧洲的见闻,越野跑运动在欧洲实际上是一种生活方式。基础设施建设非常完善,许多山都会在半山处有类似于咖啡馆这种小店,同时也有很成熟的步道建设。

“我作为一个家庭,如果到这里面去休闲,跟朋友一起去的话,跟家一起去,他会有很固定的补给点,他很容易做到补给。但是反观我们,比如我去北京周边的话,我选一条线路去做训练,我要考虑我怎么去估计有的时候就比较困难。我错这个点就没有一个补给的地方了。”李铁军认为实际上这个是限制我们这项运动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包括我们有时会把一些自然的道路修剪成防火道,就失去了自然的本色,可能和国外理解还是不一样。

“虽然修好台阶之后可能就有人去玩了,方便大家去锻炼了。从欧洲来看的话,它是要保持原貌,比如说他可能会用那种钢签把石头固定住,但是我不留任何的这种痕迹在里面,保持原始形态,就行环勃朗峰的路线,虽然是成熟路线,但还是非常原始。我感觉对以后越的发展是很重要一点。”李铁军觉得需要去想办法去呼吁去保护周边的自然赛道,让大家在这里面去享受资源,进行去运动,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运艳桥:水泥路、台阶虽然安全,但是失去了越野的感觉

“我觉得国内的赛道从出发到终点,全是那种水泥路,台阶,他们觉得我们给你们修的特别好,路特别宽,而且危险性又小,其实失去了这种越野的感觉。在国外比赛很多都是纯天然的,其实包括去香港,他们虽然有台阶,他们的台阶不是说修的特别整齐那种,大部分都是用的木头就就地取材。放在中国,就景区开发全是水泥路,台阶给你架起来了,就相当安全。其实没意义,就没意思了。反而会导致大家不愿意去跑这种人工修过的路。”运艳桥认为像欧洲,几乎全是纯天然的,哪怕是它属于景区,哪怕是收门票,也只是收停车的钱。

另外,运艳桥表示其实国内有一些城市里边也有那种自行车溜索,但是这种在国外属于公共资源的设施,在国内却是收费的,穷人家孩子可能只能在旁边看。但在国外这些都是平等的,谁都能玩。小桥认为国外儿童从小就有机会接触这些东西,这也是他们对越野跑理解的不同的原因之一。

陈刚:我觉得从另外一个方面讲还是刚才我提的期望太高了,就是说你不能期望你的意识转变那么快。举个最简单例子,比如十几年90年代刚开放的时候,谁穿一条破洞的牛仔裤,家长都会给你缝下来,说我们这辈子刚不用穿打补丁的裤子,你们怎么就穿上,但是你现在看待满大街穿打补丁裤子你妈还得缝吗?他们的意识在转变,越野跑在毕竟在中国刚才说。

陈刚:有些东西可以跨越式发展,但有些事情必须一步一步的走

关于这个问题,陈刚给出了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总有人说国内的跑步文化的发展太慢了,但是他感觉有的时候是发展太快了。毕竟国内从14年到现在也只有短短五年的时间,却走过了欧美许多跑步大国或者马拉松大国许多年才走完的路。这就导致,会有一些不正确或者说畸形的观点在看待运动或者马拉松或者越野。

“一些不专业的组织者或者说参与者都进入到这个项目以来。其实给中国以后的发展带来很多不利的影响。就是说一些不正规的比赛,可能会造成很多的无辜的受伤也好,甚至现在近期也听了最近有一个越野比赛也出现了跑友就失踪最后死亡的这么一个事故。”陈刚觉得大家不要急于求成,慢慢的静下心来想一想,不要想着我们今天努力,明天就能取得世界瞩目的成绩,有些东西可以跨越式发展,但有些事情必须一步一步的走。

从另外一个方面讲,陈刚认为大家对国内越野跑的期望太高了,不能期望意识转变那么快。“举个最简单例子,比如十几年前,90年代刚改革开放的时候,谁穿一条破洞的牛仔裤,家长都会给你缝起来,但是你现在看待满大街穿打补丁裤子你妈还得缝吗?他们的意识在转变,越野跑在毕竟在中国才仅仅五年。” 国内赛事中TNF算历史比较悠久了,今年也才第11年,政府也好主管部门也好,出于不同的目的或者不同考量去修路和改变环境,是由意识造成的。

陈刚觉得这个意识经过多年的发展需要一个过程,以后早晚会转变,目前国内转变已经够多了,无论是公园里的补给,以及大众的跑步氛围,都是以前不能想象的。欧美也不是说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很多事实际上是水到渠成的,通过努力可以加快进程。但是这个进程是必经之路,每个社会每个国家都是这样的。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跑步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搜索公众号 sohurunning 了解更多跑步资讯。

相关推荐
头条推荐